到府坐月子中心,台北月子餐外送服務-台北月子中心
    關於坐月子   坐月子中心介紹   如何坐月子   坐月子食譜   月子餐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日本旅游局:上月中國內地赴日人數增長101%

文章来源:http://news.sina.com.cn/c/2014-08-31/100130771255.shtml

  產品仍是硬道理,政治因素并未影響國內游客赴日本旅游,然而101%的增長仍是讓人吃驚不已。  8月20日,據日本國家旅游局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7月,中國內地赴日本旅游人數同比增長101%,達28萬人次,居外國赴日游客數之。這一數字引發輿論關注,在兩國關系并不算“友好”的今時今日,中國游客緣何如此青睞日本?  中國客增多,日本客減少  “自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來兩國旅游發展一直處在較快較穩定的狀態。”據中國國家旅游局日本代表處代表張西龍介紹,中日兩國民間觀光互訪人數一直呈現增長趨勢。  不僅僅只是增長,甚至有旅游業者認為“中日兩國在2010年前,幾乎可以說是對方的第一大旅游客源國”。但隨著2009年圍繞釣魚島等一系列問題發酵,兩國媒體推波助瀾下的中日關系開始陷入冰點。各種民意調查所顯示的數據,也似乎證明了兩國民眾心中開始“互生敵意”。  然而,這種民調數據的變化,卻并未反映到旅游數據上。據日本國家旅游局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內地游客增長率為88.2%,達100.92萬  人次。而今年7月赴日旅游的內地游客,更是同比增長101%,達28萬人次,繼2011年4月、2012年7月之后,第三次居“赴日旅游外國游客”人數之最。  但相比中國游客對日本的狂熱,日本游客卻因空氣質量、食品安全、中日關系等原因,到中國旅游的意愿逐年走低。根據中國國家旅游局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日本來華旅游總人數為129.46萬人,同比降低7.47%。這已是在2013年上半年同比下降25.5%之后的再次下降。  政治從不影響中國游客  這種反差強烈的旅游數據對比,引起了中國國內部分民族意識強烈者的關注。  諸如“賣國賊”、“壞事了”等各種標簽,在網絡上開始往中國游客身上貼。這真是誤會中國游客了,重慶青年報記者在查看2004年至今的10年游客統計人數后發現,中國游客幾乎不受到政治因素的影響。  自2005年日本在中國全境開放赴日團體游以來,中國游客便逐年穩定增長。而10年來80%、90%的增長率并不少見,在日本放寬中國“工薪族”自由行簽證的2010年,甚至出現了183.4%、142.8%的超高增長率。而這一年,也是釣魚島撞船事件發生、日本新版《防衛計劃大綱(概要)》出爐,中日外交陷入冰點的“多事之年”。  而就在各大中國媒體引用日媒觀點,大量報道“中日關系惡化重創日本旅游業”的2012年,赴日內地游客的分月增長數據中,也不乏105.1%、134.9%的超高增長率。  其實,如果拉通2004年至2014年10年的增長數據,赴日內地游客除因價格、天氣(地震)等原因小幅波動以外,從未出現過媒體宣稱的“因民族情緒引發的低潮”。  因此,日本國家旅游局上海事務所所長小沼英悟向重慶青年報記者解釋游客增多的原因時,絲毫沒有牽扯政治因素。“我們認為,今年中國游客增多的理由主要有四點。第一當然是簽證放寬,個人旅行者開始增多;第二,從2013年秋天開始,幾乎不在日本停靠的豪華游輪開始增多,僅今年7月,游輪帶來的赴日中國游客就有3.3萬人左右;第三,2014年3月之后,中日間新開數條直航航線帶來很多旅客;第四,中國前往東南亞地區旅游者減少。  政策學術并行提升“集客力”  談到中國游客赴日增多,途牛旅游網負責人檀璐琳毫不諱言地對重慶青年報記者表示:“的確,今年8月我們旅行社去日本的單子增加了150%。一是地震的陰影淡了,二是很多客人覺得,都是亞洲,但去日本旅行的品質相對于東南亞地區來說要高。”  海外旅行社相關負責人也告訴重慶青年報記者:“你想,現在某某旅行社去關西5天旅游才3000多元,比東南亞還便宜,日本說起來也算發達國家撒。”  這兩位旅游從業者所言,雖然表面上只是在對比日本與東南亞的旅游品質,實質上卻指明了那部分“去不起歐洲,又不愿意去發展中國家”的游客心態。而這點其實早在2003年,日本別府大學的《中國游客研究報告》中就指出:“要確立日本觀光立國政策,必須瞄準中國日益增多的中產階級家庭(年收入7500美元至2.5萬美元)。”  2003年,在日本旅游界有個別名叫“赴日旅客元年”,這年對日本旅游界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當年的日本首相小泉在1月的施政方針演講中,首次明確提出“要向全球介紹我國的文化與旅游的魅力,力求增加赴日外國旅客人數”的“觀光立國”政策。為了全面推進這一政策,日本于2006年12月13日專門改施《觀光立國推進基本法》,從國家政策層面推動海外游客集客力。同時,也提出了“在2010年要使赴日海外游客人數增加至1000萬人(2010年中國大陸游客赴日人數為141萬,加上港澳臺地區,中國游客2010年赴日總人數約為319萬人)”的具體數據評判指標。  伴隨這一政策的推行,先是大學、政府研究機構等將中國選入“主要客源地”,隨后開展一系列針對中國游客本身的分析研究,分角度、分層面剖析中國游客心理。  首先,從中國社會發展進程解釋游客需要,“中國1978年開始實施改革開放,國民收入大幅增加……1995年5月開始實施雙休日制度……”接著,通過具體數據分析游客變化趨勢,“根據中國因私護照發放增長迅速,從1993年的146.62萬人增加到2004年的2306萬人……”最后,再通過對中國游客的財產和消費習慣分析,鎖定主要目標客戶群。“根據中國觀光客的消費動向,中產階級家庭成為海外旅游主力,我們也應重點吸引他們的關注。根據中國人口發展規律,中產人口在2016年將達到1億”。  攬客產品量身打造  針對主要客戶群,日本國家旅游局與日本媒體在針對中國的旅游推介上,幾乎是為中國中產階級量身定做。  學術界普遍認為,中國中產階級的思想特征受到外來文化影響,消費已不僅是一種經濟和實用需要,更涉及到某種價值符號與象征,其社會性與文化性大大增強。更希望通過消費,在大眾面前表現享樂的權利和榮耀。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去看日本在觀光推介方面的努力,不難發現主打文化與時尚牌成為主要方向。宣傳日元貶值的同時,強調奢侈品購入價格便宜;實地舉辦展覽會時,日本的動漫人物悉數登場,憑借文化資本增加競爭優勢,推介冊的內容與分頁,均強調“日式”特征,迎合費瑟斯通所言的“文化資本優越的人更希望借助品位,顯示出與不同群體的區隔”。  而中產階級需要的旅游服務,具有品質精良與價格便宜兩大特點。在日本瞄準“團體中國游客”之后,日本高等教育對旅游的支持也提上日程。  從1992年日本全國僅有240人就讀旅游專業,到2008年全日本37所大學每年3900名學生,再到2011年“旅游志愿者”人數提升至4.7萬人,全部得益于國家政策的指引。  日本多年來針對性的政策也取得了實效,根據日本國家旅游局發布的《訪日外國人消費動向調查》顯示,中國大陸地區的游客在日本人均購物額最高,達113703日元(約合人民幣6790元),對比其他國家游客占據壓倒性優勢。  過去十年間訪日中國內地游客增長率超過100%的月份:  2004年5月上升321.6%中日兩國就東海海權問題進行磋商  2004年6月上升221.2%日本媒體開始要求小泉政府“維護日本海洋權益”  2010年6月上升183.4%菅直人當選日本首相,表示愿與中國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2010年7月上升142.8%日本個人旅游簽證向中國全境開放  2012年3月上升107.0%日本經濟產業省認為中國限制稀土、鎢、鉬三種原材料出口違反世貿組織相關規定,請求聯合歐盟與美國,向WTO提起申訴  2012年6月上升105.1%日本共同社記者首次登上仁愛礁菲律賓擱淺登陸艇進行采訪  2012年7月上升134.9%2800多名日本人在白宮請愿上聯名要求廢除《日軍慰安婦法案》  2014年1月上升115.2%2013年12月,日本制定新版《防衛計劃大綱》  2014年5月上升103.2%2014年4月22日,約150名日本議員參拜靖國神社  2014年7月上升101.0%2014年5、6月,日本媒體報道“中國戰機與自衛隊軍機的異常接近”  文/重慶青年報記者王靜爽

關鍵字標籤:www.1travel.com.tw/eWeb_tresor/japan/HKU.asp